第一百六十二章江心儿,老娘今天撕烂你
书名: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: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:235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22:32:34

白辛言抬头,看过去。

面前是一个时尚光鲜的小嫩模,满身的珠光宝气,一看就是有金主养着的。

身上穿着一件大红色鱼尾裙,衬托得她艳丽妖娆。

一张漂亮的巴掌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。

妆容下,表情不太友善,眼底闪着咄咄逼人的光芒。

她身旁一边一个跟她年龄相当的女孩子,打扮也很入流。

在右手边靠右后方的位置,一个身强体壮孔武有力的军工装男人,男人眼神很凶恶。

“看来还真有几分姿色啊,怪不得隔着屏幕都能勾引男人!”

讲话的是那个珠光宝气的小嫩模,她勾着艳丽的红唇,眼角眉梢尽是鄙夷和讽刺。

她一边讲一边朝白辛言走了两步。

脚下的十厘米高的高跟鞋跟地板接触摩擦,发出尖利刺耳的“吱吱”声。

来到距离白辛言一米的位置,嫩模抬手从包里拿出烟盒,抽出一支女士香烟点燃。

缓缓抽了一口,抱着胸,盛气凌人的姿态看着白辛言说:“今天,我过来探你的班,随手带了份礼物给你!”

讲完话,小嫩模看向旁边的黑衣男人,男人会意上前,将手上的一个纸袋子拎起来。

纸袋子里又一个纸盒子,男人从纸袋里拿出纸盒。

白辛言知道来者不善,乌黑的大眼睛眯了眯,垂眸,看向男人手上的粉色纸盒。

纸盒里一套女仆装的情绪内衣。

内衣的面料轻薄的几乎是透明的,上面很多蕾丝花边。

明明已经少的可怜的布料,花边还被剪的破破烂烂。

感觉就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。

内衣旁边放着一款一条情侣间玩弄的金属手铐,一个红色长鞭。

这些东西大白天,赤裸裸的出现在眼前,是个人都脸红心跳。

白辛言却不以为然,圆圆的小脸儿上神色不变,她挑眉掀眸,吧嗒两下小嘴说:

“谢谢,但是……尺码大了!”

顿了顿,小脸儿鼓了鼓说,软软萌萌的眼神看着嫩模说:“我腰比这个细一圈,胸围比这个大,我喜欢……呼之欲出的感觉!”

“你……”

嫩模没想到白辛言是个这么伶牙俐齿的人,气得一口气堵在嗓子眼,瞪眼半天说不上什么。

这个时候,一同来的女同伴看不过去,气势汹汹的冲到白辛言面前。

两只势利的小眼睛盛气凌人的瞪白辛言,指着她鼻子大骂:

“你个烂货贱货,早就听说你不要个B脸,只会勾引有钱的男人上位,既然你那么喜欢被男人上,今天就让你穿这件衣服,好好伺候男人!”

讲着话,直接上手去扯白辛言的衣领。

白辛言有点三脚猫的身手,眼疾手快,一把扣住女孩子的腕子,毫不留情的往旁边一甩。

女孩子连人带包一下子甩了出去。

“你,啊!”

被甩出去的女人砰一声摔在地上,姿势很不雅,头发凌乱的甩在脸上,完全没了名门淑女的形象。

她羞恼的尖叫一声,从地上爬起来,直接朝着白辛言再次冲过去。

“你个贱人,老娘今天撕烂你!”

女孩子狰狞着一张脸,尖叫着冲到白辛言的面前,张牙舞爪的就去抓白辛言的头发。

就在她手指将要碰到白辛言发丝的时候,白辛言柔软的小身子轻盈的一闪,躲了过去。

女孩子也是被同一个金主养着的,平日里嚣张跋扈,没有少撒泼骂街,眼下连着两次没有占到便宜,气得脸涨红。

跟猴屁股一样。

她咬着牙,再次伸手抓白辛言的头发。

结果还是没有抓到。

“啊!你这个贱女人,老娘老娘今天跟你拼了!”

她彻底怒了,猩红着一双眼睛,叫嚣着再次冲上去。

旁边小嫩模快速伸手,一把拦住她。

女同伴正在气头上,不管谁拦直接甩开,再次冲过去。

“露露!”

嫩模低声呵了一句,伸手,极力的扯住她。

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量,小声说:“她是王总要的人,别太意气用事!”

女孩子听到王总二字,咬着牙,愤愤的瞪了白辛言一眼,气呼呼的退到一边。

要不是王总,她今天非撕烂这个小贱人不可!

小嫩模看了一眼气得呼哧呼哧满脸漲红的女孩子,手上的香烟往地上一扔,踩了两脚。

精致面庞,恢复了正常的颜色,抬着下巴仍旧盛气凌人的姿态,朝着白辛言走了两步说:

“江心儿,你别得意,我告诉你,你跟我玩儿得要明白自己的地位,看自己够不够格儿。”

顿了顿,小嫩模一把扯过男人手上纸盒里面的衣服,踩着高跟鞋又往白辛言跟前走了两步。

“你给我乖乖的穿上这套衣服,按照我要求的姿势,拍照片,不然……”

“怎样?!”

白辛言搓了搓小手,抬起圆圆小脸儿,目光对上小嫩模高傲又阴险的目光。

“呵!”

小嫩模红唇勾起轻笑一声,精致眉眼间有了一丝深意,手上的蕾丝内衣在手指头上转了几个圈。

眼神猛地一变,变得阴狠又毒辣,整个人散发的气势仿佛童话里恶毒又邪恶的皇后。

她勾着唇笑着,一字一句的说:“你说,一个七岁的小孩儿在手术台上,把肾挖出来,一直等不到肾源,会是什么后果?!”

小嫩模这一句话说出去,白辛言脑子“嗡”的一下,瞬间炸开了。

水水?

白辛言脸色微微一白,垂在身侧的两只白爪子,指尖有些凉。

怪不得她一直联系不上米小溪,原来是出事了。

她眉头微微皱起,脑海里一下子闪过很多画面,跟演电影一样。

空荡荡的手术室里,米小水躺着在冰冷的手术台上,身上盖着蓝色的无菌单,肾脏的位置已经被划开一道口子,里面的肾脏已经摘除了。

空空的。

米小溪坐在走廊里哇哇大哭,身子不住的颤抖。

小嫩模是压得镇的,挑着眉眼,眼里倒映着白辛言发白的小脸儿和脸上细微的表情。

关于白辛言这些细微的表情,小嫩模全部收入眼底。

她两根细长手指捏着情趣内衣,挑衅的在空中晃了晃。

身子微微一倾,凑近白辛言的耳根,低声说:“你说他会不会死啊?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