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三章匕首猛地刺入腹腔的声音
书名: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: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:2447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22:32:34

满眼望去,一片黑洞洞的,感觉这里好像是个地窖。

说是地窖,其实就是村子里用来排雨水的地下通道。

里面充斥着酸臭味道。

白辛言动了动肩膀,发现身上脚上都被绳子绑着。

小眉头皱了起来。

这个时候,她听到一阵渐行渐近的脚步声。

地窖里太黑,她睁大眼睛也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人,甚至都分辨不出方向。

脚步越来越近。

最后好像在她一米处停下来。

人处在黑暗中是除了视觉器官,其他感官都是高度敏感的,虽然看不到来人的模样。

但是她却能清晰的感受到来人身上的气息。

那气息带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阴冷感。

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白辛言虽然心头直哆嗦,但是依旧说服自己冷静。

她开口问一句。

一句话问出去,突然对面一道刺眼的光射过来。

光束中带着潮湿的水汽。

白辛言本能的眯起眼眸。

逆光看过去。

只看到眼前一张中年男人的脸,虽然脏兮兮的半长的头发已经遮盖了他的大半张脸。

但是,还是能感受到他眼神里的阴冷凶残。

那张脸她并不认识。

白辛言眯着眼眸,打量着男人,一边打量一边快速转动小脑瓜。

她抿了抿嘴唇,最后又开口问一句:

“你是白家派来的还是姜玫玫派来的?”

男人没有理会白辛言,而是一步一步,走到她的面前。

一把把人从地上拎起来。

然后,从腰里拿出一把匕首,挑开她手上脚上的绳子。

白辛言不明白这男人什么意思,但总归把她身上的绳子挑开,是一件好事。

她活动一下手腕。

抬眼看向男人。

男人也同样看着白辛言,突然,他脏兮兮的大手一抬,匕首猛地贴上白辛言的脸颊。

眼底阴冷的光,让人不寒而栗。

白辛言睫毛颤了颤,垂眸看向贴着自己脸颊的冰冷的匕首。

那匕首在潮湿的环境里,沁人心脾的冷意。

她本能的缩了缩脖子。

“别动!”

男人感觉到白辛言往后缩的动作,阴仄仄的吐出两个字。

白辛言立马不敢动了,僵直着身子,身侧的小手紧紧抓着衣角。

“嗯,就是这样!”

男人似乎很满意白辛言的表现,嘴角扯出一抹笑。

只是那笑却夹着阵阵阴风。

很是瘆人。

讲完一句话,男人手上的匕首稍稍倾斜,冰冷的刀刃与白辛言嫩白的皮肤接触。

白辛言感觉到锋利刀刃压在脸上的刺痛感。

不觉得屏住呼吸。

她似乎明白这个男人要做什么了。

这个男人是要毁她的脸。

果然,男人又阴仄仄的开口:“忍着点,别叫,不然你的舌头就保不住了!听懂没?”

讲完一句话,男人手上刀尖抵住白辛言的眼角,手上猛地向下一划。

原本是刀尖朝着白辛言脸上划去的。

可不知道为什么,男人感觉到类似针尖一样的东西,快速扎进他的颈部静脉。

“呃……”

男人手上力道一松,匕首咣当一声落在地面上。

白辛言猛地拔掉针头,看一眼摸上颈部的男人。

提起步子,快速往男人来的方向跑去。

男人哪肯就这么让白辛言跑了,猩红着一双眼睛,骂了一句。

捡起地上的匕首,踉踉跄跄,去追白辛言。

“小娘们儿,你给我站住!”

男人喝了一声。

一把抓住距离自己半米远的白辛言。

白辛言被男王紫薇的大手抓住衣衫的后领,一转身,个边腿朝着男人腰上狠狠踢去。

男人见白辛言踢过来,一个闪身,松了手。

同时咣当一声,腰里的手电筒砰一声掉落在地上。

手电筒的光闪烁几下,彻底不亮了。

地窖内唯一一束光线熄灭。

白辛言心头不觉得一颤,她在暗夜里方向感极差。

攥了攥拳头,凭借自己刚刚唯一一丝第六感,挪动脚步。

快步往前跑。

然而刚跑几步,又被男人一把抓住衣领。

白辛言懒得废话,直接上手,上脚。

挥拳踢脚。

把以往跟着封泽阳学的三脚猫功夫,全都使出来。

和男人厮打起来。

白辛言到底是女孩子,力气小,很快就招架不住了。

连连往后退。

男人见次,一步跨过去。

手上的匕首一亮。

“噗呲”一声。

是匕首猛地刺入腹腔的声音……

另一边,白家老爷子坐在椅子上,身子似乎已经只撑不住了。

一直往一边倒。

他突然一个激灵,一把扶住椅子的扶手。

他喘息未定,看了一眼旁边的陈管家,撑着椅子的扶手,费力的站起身。

“老陈,扶……扶我回去吧!”白振业粗喘着一口气,说:“刚刚心里一下子不好起来,唉!”

管家陈管家闻声,去看老爷子,发现老爷子一张沧桑的老脸上,脸色有些发白。

像是要到斌哥的节奏,马上快几步,扶住老爷子。

“爸,用不用叫医生?”

白明重也注意到老爷子不对劲了,问老爷子要不要去请医生。

老爷子抬手,挥了挥。

在管家的搀扶,往电梯口走去。

进入电梯。

老爷子抬手抚了抚胸口,转头,问陈管家,“怎么样?找到没?”

”董事长,还没找到,不过查到了拉着江小姐的车子,是越江市一对专替人追债,干非法营生的父子。”

陈管家说:“那对父子已经被霍家人拿住了,听说是白家人指使的!”

“什么?!”老爷子一听白家人,当即老眼一瞪。

还真是他白家人啊!

“是谁,说!是不是蓝儿?”老爷子粗重的喘息一口气,问陈管家。

“老爷子您别激动,别激动!”

陈管家安慰白振业一句,眼底阴光闪了闪,说:“不是蓝儿小姐,是您手下的那个保镖叫阿强的!”

顿了顿,陈管家继续说:“老爷子,是这样的,阿强这人看着热心肠老实,但对蓝儿小姐一直有非分之想,这之前我就见他对蓝儿小姐示好,蓝儿小姐并不搭理他。

后来这小子处处讨蓝儿小姐欢心,几次替她教训对背后嚼蓝儿小姐舌根的佣人,这次……这次估计是看到蓝儿小姐被江小姐压制,气不过,要替蓝儿小姐出头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