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八章让江心儿尝尝被虐的滋味
书名: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: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:228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22:32:34

骂了一句,林月蓉又笑着,安慰付林爱说:

“姨妈,这次节目组要通过江心儿让九爷上节目,我觉得不太可能,我不是说节目组请不到九爷,而是九爷是个重规矩重礼仪的人,他绝对不可能和江心儿一起上,所以,你放心,我一定能想办法请到九爷。”

听林月蓉这么说,付林爱急躁又迫切的心放松一些。

点了点头,拍了拍林月蓉的手说:“也是,你不过,你也得要小心,这个女人可不好对付!”

“恩恩,你放心吧!”林月蓉姣好面容上,划过一抹狠戾,说:

“我这次一定不会再让江心儿欺负,不仅如此,我要一雪前耻,让那个江心儿尝尝被虐的滋味儿。”

……

这边,白辛言打电话告诉了慕十熏九爷并不想参加《你好,老公大人》的录制。

慕十熏在电话里,还是冷冰冰的语气,说:“好,我知道了,你一会儿来签个人的合同吧?!”

“好!”白辛言点着小脑袋应了一声,就让保镖把车开往巨尚娱乐。

签好合同,白辛言从巨尚娱乐出来,就琢磨着去临市。

下一步该对付霍端铭那个熊孩子了。

这个熊孩子现在学的这么工于心计,老早的把两人的婚讯公布出去。

是想阻止她跟霍胤尧来往吧?

这个熊孩子!

白辛言心里念叨一句,就跟保镖吩咐一句“去临市”。

保镖应了一声,就把车调转方向,去往高速路口。

与此同时,陈管家来到白辛蓝所住的乡下院落。

见到白辛蓝,陈管家直接了当的说:“蓝儿小姐,您上次的那个琥珀色的耳坠还在不在?我可以再看看吗?!”

“耳坠?”

白辛蓝听闻陈管家讲那对琥珀色耳坠,想起那天陈管家不告而别的事来。

瓷白的娃娃脸上一抹埋怨神情,瞥了一眼陈管家,没好气的说:“扔了!”

白辛蓝没讲瞎话,她的确那天发脾气,把那个耳坠扔了出去。

连带着一些洛丽塔裙都扔了出去。

后来,邻居们来看热闹都捡去了。

“什么?”

陈管家一听,老脸上神色凝重,站起身问白辛蓝:“蓝儿小姐,您怎么给扔了啊?这唉……您告诉我,您扔哪儿去了?”

白辛蓝不明白陈管家为什么为了一对耳坠这么紧张。

但她也不愿意想,抬了抬下巴,指了指外面的院子,随口说:“那里!”

陈管家转头看了看扫的干干净净的院子,又扭头,老脸神色更加凝重。

“蓝儿小姐!”

陈管家唤了一声,语气很沉,“您……您别在这儿开玩笑,这是个很重要的东西!您快说,到底扔到哪里了?”

太过着急,陈管家的口气不免重了些。

这下,白辛蓝不敢再胡说,看着陈管家阴沉的老脸,要哭的是神情说:“我……我就是扔到院子里了啊,我……呜呜呜,陈管家你干嘛冲我凶啊?我……我没骗你,那天我就是扔到院子里,隔壁的邻居小孩都捡了去,我……”

陈管家来不及哄白辛蓝,更等不及她讲完,就派随着他来的保镖去隔壁寻那对耳坠。

最后,好不容易从隔壁邻居女人那里找到了那对琥珀色耳坠。

陈管家看了一眼那对耳坠,一把夺过来,把提前准备好的首饰盒打开,放进去。

拿到了耳坠,陈管家反过头来,回到安置白辛蓝的院子里。

看着白辛蓝呜呜咽咽,哭得梨花带雨,沉了一口气,安慰起她来:“蓝儿小姐,您别怪我,这东西确实很重要,是夫人要的,好了,您别哭了,我要走了!”

讲完话,陈管家就要起身离开。

白辛蓝呜呜咽咽,小脸儿都哭花了,她看着陈管家,说:“呜呜呜……陈管家那东西是什么啊?怎么妈那么在乎?你也那么在乎?”

“这……”陈管家迟疑一下,说:“没什么,夫人就是就是觉得这东西应该挺值钱的,让我过来取!”

“你胡说!”白辛蓝直接站起身,纤细小手指着陈管家,哭哭啼啼的说:

“我妈才没你说的那么财迷,而且……而且我妈会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留给我,怎么可能要你你别想骗我,你说……这到底什么东西?”

陈管家嘴角抽抽,眼下这件事瞒不住也要瞒。

不然,以蓝儿小姐的性子指不定知道后会出什么幺蛾子,就笑了笑说:“蓝儿小姐,我骗你做什么?我回去跟夫人讲了一句,说那耳坠好看而且看着值钱,所以夫人就让我来取!”

白辛蓝见自己陈管家不说实话,红红的眼睛冒了火。

下一秒,直接从陈管家手中夺过那装着耳坠的首饰盒,跑到厨房里的煤火处。

瞪着眼睛,威胁语气说:“你个王八蛋,老家伙,你到底说不说?!你不说我就把这东西扔进去!”

讲着话,白辛蓝就把手上的首饰盒往煤火处递了递。

“欸……”陈管家气喘吁吁跑过来,看到白辛蓝这幅架势,扶着胸口喘着粗气。

摆了摆手说:“好好好,蓝儿小姐,我说我说,您拿稳了……”

白辛蓝抹一把眼泪,花了的小脸儿上有了一抹笑意,她挑着下巴,大小姐语气说:“说!”

陈管家浑浊眼眸看了一眼白辛蓝小白手上的首饰盒,沉了一口气,吩咐保镖都去门外候着。

带保镖全部退下去,陈管家开口,“蓝儿小姐,事到如今我不瞒您了,这……这东西很可能是大小姐白辛言她母亲的!”

白辛蓝沾满泪水的睫毛,颤了颤,看了看手上的绒布首饰盒,“你说……你说这是白辛言她母亲的?那……”

“是!”

不等白辛蓝讲完,陈管家就点头,语气压低说:“如果这个东西是真的,在白家待着的江心儿真的有可能是您说的那样是……白辛言!”

白辛蓝心里一直琢磨,一直琢磨,几乎每天都琢磨这件事。

每天都琢磨着江心儿就是白辛言,因为太像了!

可是……却没人信她!

而且,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九爷用人提去DNA和江心儿作对比,结果却不一样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