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九章骂了小太太几次,他就打几次
书名: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: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:232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23:27:26

“玫玫姐——”

刚刚太过突然,也太过震惊,小助理和化妆师两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。

等到听到姜玫玫倒在地上后,两人都有了反应。

“玫玫姐!”

小助理唤了一声,赶忙快跑上前去扶姜玫玫:“玫玫姐,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

刚刚那一脚踹得那么用力,小助理被吓得不轻,此时讲话都有些结巴。

她扶着姜玫玫从地上坐起来,余光瞥到地上的一滩血,惊慌道:“哎呀,玫玫姐,你……你吐血了?这……怎么办啊?!”

姜玫玫被封泽阳踹了一脚,胸口很疼,此时脸色煞白,五官扭曲的皱在一处。

但地上的血,不是她吐得,而是刚刚下巴磕到地上,牙龈出了血。

姜玫玫被小助理扶起来,看一眼惊慌的小助理,没有说什么。

她咬牙,猛地从地上起身,瞪着两只冒火的眼睛趔趄的冲向白辛言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边目呲欲裂的怒吼一边趔趄的冲向白辛言。

来到白辛言面前,姜玫玫整个人疯了一样的,伸手去扯白辛言的衣领。

这个贱人,她要撕烂她!

姜玫玫张牙舞爪要出撕了白辛言,但她手还没碰到白辛言的衣服,就听到旁边冷着脸的剧导高声喝止她:

“住手!”

一句话十分有震慑力。

姜玫玫手停在半空中,她转头看向剧导。

眼神里满满的震惊和委屈。

明明被打的是她,为什么剧导喝斥她?

剧林森并不是专门要针对姜玫玫,而是他作为这里的长辈,必须阻止两人矛盾激化。

讲了一句,剧林森几步来到几人面前,沉冷中带着微怒的目光看着封泽阳。

语气也颇有长辈训斥小辈的意味:“这位年轻人,看你年纪轻轻的,怎么这么暴力?!”

剧林森虽然不喜欢姜玫玫,但是相当的正直。

站在道德层面,他不允许豪门贵族仗势欺人,不允许男人欺负女人。

站在法律层面,他不允许有人藐视法律,这几个小姑娘拿这个年轻人没有办法,他有办法把他送到警察局。

一直在一旁审时度势的小化妆师,本来还想着要不要帮姜玫玫,毕竟封家她惹不起,霍家她也惹不起。

但是,看到剧导这个时候站出来讲话,觉得最后得势的会是姜玫玫。

于是,偷偷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拨下警察局的电话:

“喂,是警察局吗?文天庙这里有人故意殴打人,麻烦你们过来一趟!恩恩,好!”

封泽阳本来是要带着白辛言离开的,但是却被剧导横在了面前,接着又听到姜玫玫的化妆师报了警,眉头微微蹙起。

余光扫了一眼化妆师,转眸看向剧导。

半天开口:“闪开!”

他要带言儿离开,现在,马上,无论现在有谁挡在面前,他都不会客气。

不管他是老人还是女人。

“你!”

剧导在影视圈里混了这大半辈子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没有礼貌这么傲慢的年轻人。

整个人老脸一黑,指着封泽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“剧导,您……您看到了!”

一旁委屈又震惊的姜玫玫,见到剧导是朝着她的。

当下,就顾不得胸口的疼,转身,面朝剧林森,控诉:“这个江贱人,她不守妇道,一天天跟不知道什么来历的男人鬼混在一起,她她这么嚣张跋扈,谁都不放在眼里,您……您不能让她出演霓裳!绝对不能!”

剧导此时满是褶子的老脸上都是怒色,实在是太气这个年轻人了。

关于姜玫玫的说的话,他没有空回应。

“您……您犹豫什么?”

姜玫玫看到剧林森站在原地用手指着封泽阳,不言语,慌忙的挪到他的面前,急切的说:

“我们……我们这已经报了警了,一会儿警察就来了,这个贱人她马上就要进监狱,吃牢饭,您……您赶紧跟她说,取消她出演萨公主的资格!这个贱人她不……啊!”

姜玫玫话还没说完,就感觉到脸被人狠狠抽了一个光,脸上火辣辣的疼。

她惊叫一声,捂着半边脸,瞪着一双骇人的大眼看向打她的人。

“你……”

姜玫玫眼前的人是霍胤尧的贴身保镖——阿夫。

阿夫在十天以前就受霍胤尧的吩咐,盯着姜玫玫。

今天姜玫玫去找了剧导,然后又跟着剧导来文天庙,这他知道。

他同样也知道小太太今天在文天庙外试镜第二场戏。

两人如果对到一起,肯定少不了一翻撕逼,果不其然,刚刚来就看到姜玫玫要去撕扯小太太。

于是,直接上手甩了一巴掌姜玫玫。

九爷平日里不对女人动手,但是动了小太太的女人,他可以破例。

阿夫甩了姜玫玫一巴掌,低头,朝旁边轮椅上的清冷男人,恭敬道:“九爷,还要继续吗?”

轮椅上的清冷男人,眉头微微蹙着,颔首:“嗯!”

刚刚这个女人骂了小太太几次,他就要打几次!

“是,九爷!”

有了霍胤尧的命令,阿夫直接转身,朝姜玫玫走了几步,抬手又凌厉的往姜玫玫脸上甩了几巴掌。

“啪,啪——”

巴掌是清脆响亮,听着都肉疼。

阿夫是有身手的,知道怎么能让一个人没有还手之力,果然,几巴掌下去,姜玫玫完全没有喘气的机会。

几巴掌扇完,整个人都懵了。

脑袋里嗡嗡的响。

好不容易巴掌停下来,姜玫玫站稳身子,眼泪不由自主的往下落。

太疼了!

“剧……剧导,铜钱老师……你们,你们都看到了!”

姜玫玫此时脸上肉疼,心里还委屈,她捂着一边边红肿的脸颊,呜咽的着找两位长辈评理:“江贱……江心儿她仗势欺人,她……她打我,我……我……要报警,我要让她坐牢!把牢底坐穿!”

姜玫玫不敢控诉九爷,而是控诉白辛言。

就在姜玫玫泪眼婆娑的跟铜钱老师和剧导哭诉,势必要把是死对头江心儿送到牢里,可是这个时候,突然对面,一道阴冷至极的嗓音响起:

“好!”

姜玫玫抽噎着,不解的看向讲话的人,“……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